高溫顏色釉在瓷器藝術中的運用

     陶瓷藝術的歷史源遠流長,高溫顏色釉瓷器藝術創作是我國歷代留下來的珍寶,也是我國優秀的文化遺產,值得我們深入挖掘其傳統的美術元素,弘揚中國傳統的美術形式,為陶瓷裝飾的發展尋找新的思路。


  陶瓷藝術的歷史源遠流長,而高溫顏色釉瓷器則可謂是別具一格,耐人尋味。高溫顏色釉瓷器是經過高溫1380度,自然形成的有色陶瓷,每件成品獨一無二,所以具有較高的收藏價值,這種名貴高溫顏色釉在北方稱為"蹦瓷",南方稱為"活瓷"。古代只有皇帝御派督陶官才有此秘方,歷來都屬貢品,現在作為國賓瓷送給外國總統,首相等政界要人。高溫顏色釉燒成溫度高,化學分子穩定,具有安全無毒的特性。燒制出來的產品鮮艷動人,耀人眉目,受人喜愛,形容它“綠如春水初生日,紅似朝霞欲上時”,“明媚有如江南春水,潔凈有如北國堅冰”,還有“窯變”如波濤翻滾,“青釉”如雨過天晴。


  高溫色釉瓷器又稱色釉瓷,是景德鎮四大傳統名瓷之一。由于各種色釉不同的滲透性、流動性、融熔性和發色肌理,經高溫燒成后,可形成色澤斑斕、變化微妙、暈散有趣,蘊涵高雅的藝術效果。其為金屬氧化物著色的產物,色彩鮮艷動人,產品神奇新穎,藝術感染力耐人尋味。古人云:“入窯一色,出窯萬彩”。燒成的不穩定性和氣氛難以控制,以及其變化莫測令其生產十分困難。制作一件好的高溫顏色釉產品,不僅要仔細謹慎,還要了解釉料性能及燒成特性,才有機獲得一件完美的成品。在眾多因素中,色彩是最本質的性能,是顏色釉具有裝飾特性的前提。要求創作者具有扎實的色彩藝術功底,對其顏色運用胸有成竹。各類顏色釉具有不同的視覺效果,如黑色色釉有渾厚、質樸、踏實的特性和質感等;紅色釉料有祥和、溫暖、熱烈的特性和質感。因此,需要充分利用顏色釉的質地和色彩視感,結合顏色的文化色彩和特點,創作出具有藝術美感的作品。


  顏色釉創作是一種人為的窯變。這種瓷藝的語言,既是藝術的,也是科學的。只有不斷經過反復試驗,熟知其特性,充分掌握色釉的厚薄,窯溫的高低,蓋釉的軟硬,發色的色相等,每一個步驟都會對作品的最終效果起到影響。在創作題材中,顏色釉裝飾陶瓷山水時,應選擇適合表現手法:比如花釉豐富多彩,垂流的色絲色點如層林層染,含蓄瑩澈,燒成后的色彩呈赭黃色,其色點對于山水畫中的石塊和土坡,甚至大山峰巒均有強烈的表現力;烏金釉呈黑色深沉凝重,與花釉配套銜接可以更好地表現山石的質感和立體感;紅釉提神,藍釉悅目,融匯成畫面經高溫燒制,窯變成趣,可使作品達到渾厚,妙趣天成的藝術境界,賦予人們新穎而激昂的藝術體驗。


  既然顏色釉對溫度要求如此之高,想必它的歷史也必不簡單。瓷上色釉,源于商代陶器黃釉。漢末晉初,創青釉瓷器。到唐代,則又創造了以黃、紫、綠為主的三彩,宋代又出現天青釉、粉青釉、紅寶釉、紫寶釉和黑釉。到了明代,便有了鉤紅、祭紅、郎窯紅、胭脂紅、美人醉等名貴色釉。鈞紅是中國最早出現的銅紅釉瓷,宋時為河南鈞州禹州所燒造,故名“韻紅”,它的誕生,結束了當時青花瓷獨占鰲頭的局面,這在中國瓷業發展史上,確是一件劃時代的大事。元以后,鈞窯衰落,已不再燒,值得慶幸的是禹州燒制鈞紅的技藝被其他產瓷地區繼承下來。景德鎮自宋末開始燒制鈞紅釉瓷,一直延續至今。從明開始,景德鎮瓷工繼鈞紅之后,又創造了另一種高溫銅紅釉——祭紅,它妖而不艷,紅中微紫,色澤深沉而又安定,釉中無龜裂紋理,是顏色釉瓷中之珍品。何謂“祭紅”?民間有一傳說:有一燒瓷藝人,技藝超群,專為宮廷燒制御瓷。這位藝人僅有一女,名叫繼紅,天生麗質,父女相依為命以燒瓷為生。一次因皇宮要燒制御品佳瓷,御窯連燒數十窯也未成功,眼看日期已到,再不燒成御瓷的窯工全得被殺害,繼紅為救其父和眾窯工,便以自己鮮血做釉料燒制出一種稀世罕見的,色調安定肅穆的釉瓷,繼紅少女救了父親和眾窯工,自己卻因失血過多而亡,為紀念這位舍身救眾的女子,后人便將此瓷稱之為“祭紅”,改“繼”字為“祭”。祭紅制作之難甚于其它顏色釉,傳統的制作方法可謂不惜工本,古代配方中不僅有珍珠、瑪瑙、玉石等還需摻入黃金,其配料之廣,價格之高讓后人驚嘆,但即使這樣,在采用同配方時,只要溫度、氣氛、時間稍有差異,也常燒制不出好的成品,由于祭紅瓷歷來難燒,因此,它比其它名貴色釉瓷更為名貴。


  顏色釉瓷器歷史是如此悠久,放眼當下,現代顏色釉藝術除了強調釉色外,也注意釉與器型、釉與畫面的結合,為色釉彩、綜合工藝裝飾、色釉瓷雕等提供了更為豐富的材質。色釉鑲嵌、色釉開光、色釉浮雕、色釉加彩、色釉描金、色釉青花、色釉刻瓷等,無一不與色釉息息相關。由于顏色釉裝飾在生產過程中會產生一種預想不到的效果,所以使得人們在生產中淋漓盡致地發揮著藝術想象性和創造性,創造出不少偶然巧得的稀世珍品?!安恢蛔?,盡得風流”,就是對顏色釉裝飾的獨特藝術的魅力寫照。


  高溫顏色釉瓷是陶瓷藝術中的一朵圣潔的花,如果我們想讓其綻放的更加美麗,就得具備扎實的繪畫基礎,懂得畫山要重,畫水要輕,畫人物要活的道理。古人云:有可觀、可感、可思之說,實際上說的是要求藝術形象有內涵,有深度,有民族特色,好比一首無限幻想的山水古箏曲,一篇詩情畫意的經典著作。我們陶瓷美術工作者應該不斷提高自己的創作素質,并且要面向顧客,深入生活, 了解市場,做到有的放矢,在“百花齊放,推陳出新” 的文化方針指導下,應大膽探索,勇于實踐,創作出更多,更新更美的富有時代氣息,民族特色的顏色釉裝飾的新產品,高溫顏色釉瓷器我國優秀的文化遺產,值得我們深入挖掘其中蘊含的傳統美術元素,弘揚中國傳統的美術形式,為陶瓷裝飾的發展尋找新的思路。

黑龙江快乐十分尾打法 黑龙江省22选五走势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股价最低的股票 辽宁快乐12中奖规则 十一选五每天赚两千 重庆幸运农场预测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遗漏 七星彩最新预测推荐号码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300期 澳洲幸运10开奖网址